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赤兔下线,领英并未退场

杨安琪 2019年08月01日

悲观者把领英批驳的一无是处,真的是这样吗?

7月31日,领英曾经打造的本土化产品赤兔下线,这份寄托着全球“职场社交”巨头LinkedIn使命的产品宣告在中国结束。

悲观者们判断:领英将和那些它曾经的互联网前辈一样,最终会黯然退场。

事实并非那么简单。

今日,领英中国总裁陆坚发表公开信,讲述了领英和赤兔的故事。在这封公开信里,我们能够看到一些新端倪。

陆坚没有否认赤兔遭遇了美国互联网公司的“中国式挫败”,但这一问题或许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注定。

领英中国前总裁沈博阳打造赤兔时的雄心是撕开一条职场社交与生活社交的口子。毫无疑问,他做出了极大的努力,沈博阳封闭团队三个月在宾馆开发产品,然后尽量沟通领英与全球打通。然而这种失败似乎也并非完全是在技术上的失败,而是从意识形态上的失败——中国用户很难将生活与职业社交分开,腾讯的超级应用微信占据了他们线上社交的全部时间。

陆坚认为,“职场社交”这个概念本身就非常模糊。“如果从用户需求和产品提供的用户价值来看,大家第一反应是建立和连接职场人脉,这也是早期领英产品的核心价值。”

但如何延续这种价值却成为了新的挑战。这种挑战在中国的对象则是强大的微信。简单来说,微信可能占据了中国用户在线社交90%以上的时长。于是,留给诸如赤兔等其他社交平台的机会微乎其微。用沈博阳的话说:“微信像一个黑洞,扼杀了中国职场社交的几乎所有社交属性。”

在赤兔结束后,陆坚重申了领英的使命是“连接机会”。

这正是领英的优势所在。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斯科特·加洛韦在他的著作《四巨头》中认为,领英有着令人艳羡的竞争格局——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他写道:领英的商业模式同样决定了其拥有令人眼红的客户群体。它有超过6.45亿人注册账户,更重要的是,这一群体由优秀的大学毕业生和全球商业领导(每3人中就有1人拥有领英)组成。

对于领英来说,现成的6.45亿会员、3,000万雇主公司,以及2,000万开放职位,这种网状的连接,让机会与人的连接更容易实现。

但请注意,从另一个维度来说,领英在中国依旧对手林立。比如沈博阳和陆坚都提到的脉脉。

我曾经采访过脉脉的创始人林凡。他不用微信,深信脉脉足以满足他的社交需求,和其他中国本土互联网公司创始人一样,林凡追求增长,脉脉实际上也实现了他的目标:今年4月,脉脉宣布用户数达到8,000万。

但沈博阳和陆坚都提到了一点:匿名社交。沈博阳认为,脉脉讲了再多的故事,其实骨子里就是一个批着领英外衣的Secret。用Secret(匿名社交)做运营拉新做活跃,用领英讲资本的故事。

林凡的回应是:“目前脉脉职言(匿名板块)的每日访问用户数(DAU)仅占脉脉APP的DAU不到10%,准确地说介于8.5%~9.5%之间。”

即使脉脉的匿名社交属性在不断削减,但不可否认的是,匿名社交曾经是脉脉用户增长的动力之一,而这一点领英从一开始就并不认可。

陆坚的公开信中讲述,在与领英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先生的一次交谈中,他告诉陆坚为什么领英自创立起就坚持做实名社区。他说:“在领英这样一个会员使用实名展示真实职业档案的社交平台,如果允许匿名就意味着会员可能会有分裂的多重身份:一个实名的光鲜职场人和一个或多个匿名马甲。这种同一个人以不同身份在平台上交往和发声的做法,不仅违反我们的职场价值观,而且会毁掉会员对平台的信任。”

他在公开信中表示:职场关系的建立是以信任为基础的,而匿名大大削弱了信任的基础;其次,不管是从国内还是国外看,匿名社区的存在为一些不负责任甚至违法的行为提供了便利,从泄露公司机密,到侵犯他人隐私,再到恶意诽谤都有发生。

“领英和脉脉最不一样的就是,脉脉是以一个匿名的社区出名,领英以实名的档案为标志,职场上实名会更加可信。如果你想去找一个导师,你不会想要找一个匿名的人。”陆坚说。

在接替沈博阳后,陆坚的策略是“扬长避短”。

如果说领英从赤兔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没有发挥领英的“全球化”优势。并且,领英本质上是一种TO B的生意,即其商业化的业务大部分来自于企业客户,而不是来自于用户。虽然领英也有付费会员,但是收入里面相对比较小的部分,在中国也同样是这样,而外企对于领英的信任不言而喻。

两个月前,领英中国发布了战略2.0,可以理解为赤兔失败后的本土化策略升级版本。

首先,领英明确了自己的用户画像:有国际教育、工作背景的人群、本地职场人和大学生、研究生视为目标受众,尤其是对职业发展有自我要求的中国职场人。并且为这些用户提供工具。陆坚举例称,领英自主设计和开发“职业指南”、“薪资洞察”、“职场问答”、“职场必修课”等新功能。社交仍然是这个平台根基,在帮用户建立起职场人际关系后,基于这样的关系网络为职场人在职业发展的每一个阶段提供价值。

这被领英成为“一站式职业发展平台”。如果用户在这个平台上持续收益,接下来,领英将通过全球化连接,为用户找到新的职业机会,从而向用人企业收费。简单来说,领英的逻辑是,成为用户的职场专家,而后通过连接机会从而向企业收费。

陆坚深信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的一句话:一个是由美国领导的全球互联网,还有一个是中国的互联网,你无法用美国的互联网规律套用到中国。从这点上来说,他和沈博阳有着高度的一致:绝不迷信美国互联网规律。

“领英作为一家跨国公司,中国的团队仍然可以让整个公司认识到中国的产品足够独特,可以脱离全球产品和所谓的规则,让我们独立来做。”陆坚说。(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

最新高清无码专区,亚洲av专区,高清无码专区av,国产a片,a片视频,三级a做爰视频免费观,免费视频看片a,